2016/6/6 0:00:00
【國際化】對話劉永好:如何在國外大量收購,又不引起“恐慌”?
2016年5月,澳大利亞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理由,正式否決了一家中國公司對澳大利亞歷史最悠久的養殖企業之一,基德曼公司的收購。這已經是半年來澳洲第二次否決中資公司對相關企業的收購申請。
“有錢也買不到”的尷尬,在中國企業海外并購中屢見不鮮。“中國人來啦,來買土地了”的消息往往會在當地政府和居民當中引發一種恐慌心理。
海外“買買買”應該遵循怎樣的方式?作為出海最早的探路者,劉永好的訣竅是什么呢?

 

解決當地的恐慌情緒,劉永好的經驗是......

劉永好:最近有兩單中國企業收購澳大利亞的農場事件,被澳大利亞當局否定了,而且在媒體上說中國人來了,大量收購澳大利亞的土地,澳大利亞有擔心,所以導致了審批的難度。
正因為這樣,我們想不一定要收那么多土地,去收產業的要點或者是最重要的環節來連接這些土地,連接這些牛羊不是更好嗎?所以我們收購了澳大利亞的牛的屠宰企業,而通過這個屠宰企業,又聯合了幾千戶大型牧場,跟他簽訂五年、十年合同,實際上我們變相控制這些土地和牧場。這樣就沒問題了,農民都歡迎。這也是西方很多公司通常這樣做的,因為這樣不敏感。我們要的是什么呢?我們要的是牛肉,我們要的是中國市場的需求和食品安全,他們要的是什么?他們要的是心理上的安全和就業,我覺得這種也是解決恐懼的辦法。

澳洲人力成本遠高美國

劉永好:現在我們澳大利亞有超過2000個澳籍的員工,以前以為美國高,后來發現澳洲人的工資和社會保障比美國高將近一倍。
工資高,我們怎么樣保證還有效益?這個時候就要調動他們的積極性了,,我們出了一個共享機制吸引人才,吸引我們收購的企業的這些人才,讓他們來支持用戶,因為道理很簡單,他們更爽了,他們收入提高了,他們得到尊重?,F在在澳大利亞,他們對我們收購模式認同,以至于我們后面對于奶牛牧場的收購都得到了極大肯定,大家都覺得你們做的好,我們愿意合作。

收購澳洲牧場,就是為了這杯牛奶

陳偉鴻:這杯牛奶跟你的收購之間有什么關系?
厚生投資合伙人張天笠:澳洲我們收購的企業,他最大的特點,就是牛奶是A2。
陳偉鴻:這個詞很專業,什么叫A2的牛奶?
厚生投資合伙人張天笠:A2的牛奶里邊的酪蛋白,和其他的奶不太一樣,消化過程當中不會產生一種物質,這種物質在亞洲人群當中容易引起消化功能的反應,或者是免疫功能上的過激反應,這就是我們通常說的乳糖不耐。
陳偉鴻:這樣一個高端優質的牛奶,對于澳洲企業來說也是寶貴的資源,在收購過程當中,他們心甘情愿嗎?



 為何劉永好一定非它不可?

劉永好:他們在澳大利亞把前100名都看過了,看過了最大、最好的牧場,養的奶牛最多,質量最好,產奶量比整個澳大利亞平均水平要高出20%、30%。
更重要的是,這家企業養了澳大利亞最好的A2這個牛,占到全澳大利亞A2牛的65%。

收購澳大利亞排名第一的牧場

劉永好:他說要是合作可以,收購不行,我們不愿意賣,因為他說我們已經有近百年的歷史了,幾代人傳下來的,而且我們的技術、種類、產出都是澳大利亞第一的,不愿意賣。談了半天沒談妥。但是我們雙方都留下了好印象。
我們找到第二大的牧場主談,他說第一家技術最好,規模最大,他非常認同第一家,而且他們以前認識,然后他就幫我們斡旋。我們就設計了一個方案,我們和第二大和第一大的牧場主,再找一個牛奶加工企業,這四家組建了一個叫澳大利亞鮮奶控股公司,我是第一大股東,共同來收購第一位的公司。而第一位的這個公司仍然可以參與管理,仍然是股東,又仍然在這個地方,品牌也不變,他們覺得很好。
他們本來就看好了周邊好幾個牧場想收購,但是他沒那么多錢,我們聯合起來以后錢就多了,現在又收購了旁邊的幾個大牧場,現在占地有幾十萬畝土地,更重要的是我們擁有了澳大利亞乃至全世界最好的A2奶牛的65%的種群。

劉永好:這是一盤很大的棋

劉永好:用這種新的模式我們在澳大利亞整合養奶牛的企業,整合奶源,整合加工,非常容易。
我們把這個奶牛廠收購下來以后,又收購了第二家、第三家,現在我們正在考慮第四、第五、第六、第七,我們正在考慮整個澳大利亞奶牛養殖場的布局和未來的發展,怎么樣面對澳大利亞市場,面對中國市場,把我們的A2牛奶賣到中國。這是很大一盤棋,聯合起來求發展,就是中國、澳大利亞農業及食品百年計劃的目標。

以上內容節選自6月5日央視《對話》欄目。



日韩欧美一到四区中文字幕_少妇精品无码12P_黄色18岁一级斤_群p亚洲无套_亚洲国产日韩a亚洲欧美